写 信 人 李志明 写信日期 2018-04-23
信件内容 尊敬的县领导: 我依法拥有的一块退耕林地,位于蟠龙镇白家庄村尖草垴小班。2018年4月3日,发现已被本镇大道场自然村人武秀红动用挖掘机,采取取土断根、裸露根系以风吹日晒致使根系干枯、劈裂树杆树枝的恶毒方式,明目张胆公开进行了部分破坏。并且还存在平时不间断的偷伐、主杆剥皮等零星破坏手段。其毁林理由仅然是自认为我的退耕林影响到他的耕地产量,所以毁我的林和地合理合法,真是可恶致极!如果这种理由合理合法化,我想国家的退耕还林政策将遭受到严重挑战和阻碍,甚至会无法推行和悉数被毁。这种行为如果放任不管,不加以严处,毫无疑问会引发和开启毁林有理的不良示范效应。因此,一方面出于对国家森林有维护义务和责任,另一方面也为了维护本人权益,所以在第一时间立即用手机对现场进行拍照留证,同时告知本村支书,并让他及时向镇政府报告此事。在镇政府无任何回应时,于4月8日下午,前往驻镇公安派出所报案,一民警看了我的书面报案材料后说,这事不归他们管,让我找镇政府。现在20天过去了,镇政府仍无回应,派出所也未接案,无奈之下,我只好登陆县政府门户网站,向县委县政府领导们反映该情况。 希望领导们不要把“保护绿水青山,就是保护金山银山”只是喊在嘴上,讲在会上,写在墙上;而根本不放在心上,担在肩上,落实在行动上。我始终坚信:镇里不管,县里会管,县里不管,市里会管……总之,党和国家一定会将这种与时代潮流背道而驰的丑恶行径加以严励惩治! 在此,我还需要郑重说明的是,我和毁林人之间不存在任何纠纷,这很明显就是一起蓄意毁林案件,并非地邻纠纷,是毁林人无视国法国策,企图以法律中有关“相邻关系法”来胡搅蛮缠,我坚信他不会得呈。我在等待,在等待,在等待将“来信主题”中的“?”号被县领导们拉直为“!”
回复状态 已处理 回复日期 2018-04-26
回复内容

网民朋友您好,关于您反映的相关问题已由蟠龙镇人民政府办理答复,答复内容如下

我镇接到邮件受理单反映我镇白家庄村一村民退耕还林地被破坏的问题,蟠龙镇党委、镇政府高度重视,第一时间调查核实,现将有关情况汇报如下:

镇党委、镇政府已责成镇武装部长张宏武牵头带领包村干部处理此事,镇政府将责成白家庄村委和尖草垴村村民与团松村武秀红进行沟通协商解决,如果协商无果,建议其通过司法途径解决。